让职业教育不再“老师犯愁,家长摇头”

  • 2021-12-07 08:26
  • 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

  内蒙古赤峰力推三项改革,有效破解职业教育“低人一等”困局

  从“怕孩子进去学坏了”到“毕了业就有工作”,近年来,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的职业教育发生了明显变化。

  自2015年以来,赤峰作为内蒙古职业教育综合改革试点,大刀阔斧推进中高职深度衔接、以特色办学为导向调整专业设置、统筹招生管理等三项重点改革,有效破解职业教育“低人一等”困局。

  如今提起职业教育,不再是“老师犯愁,家长摇头”,“学生太多装不下”已成为赤峰一批职业学校的“新烦恼”。

  “不怕孩子学不好,就怕进去学坏了”

  曾有一段时间,职业学校被视为“差生的选择”,并形成“学生没前途、教师没尊严、学校没地位”的状况。职业教育“低人一等”的窘境,暴露出教学质量、学校管理、发展路径等方面的问题,成为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的“壁垒”。

  有些中考成绩差的学生,家长宁可掏高价送他们去民办普通高中,也不愿意送到职业高中。有些职业高中给学生送录取通知书,家长会当面撕、放狗咬,还说“孩子宁可下庄稼地,也不读职业学校”。

  赤峰应用技术职业学院招生就业处处长王子会说,家长不愿意送孩子们去职业高中,除了担心学不到本领、未来发展受限,还担心不良的校园风气会影响孩子。“家长不怕孩子去了学不好,就怕进去学坏了”。

  学生不愿读职业学校,大部分中高职学校长期处在“保生源”的窘境。为吸引学生,“老师上门求,专业蹭热度”,职业学校老师围着学生转、哄学生高兴,只为将学生留下来。

  职业教育自身发展不足,在教育系统中也一度被边缘化。有职业高中校长说,不仅学生是“挑剩下的”,校长和老师也是“挑剩下的”,先给普通高中配校长和老师,剩下的才安排到职业高中。

  三项改革为职业教育发展“破壁”

  “职业教育不只是教育,也是经济和民生。”赤峰市教育局局长赵志刚说,“提高职业教育地位刻不容缓。”记者在赤峰多所职业学校采访发现,每所学校都有30%以上的学生来自单亲家庭、贫困家庭,通过职业教育使他们学会一技之长,不仅有利于家庭摆脱贫困,还能服务经济社会发展。

  赤峰统筹推动中高职深度衔接、专业布局、招生管理三项重点改革后,选择就读职业学校的学生明显增多。2020年和2021年,赤峰分别有3232名和4025名达到普通高中分数线的学生选择职业学校就读,分别占普通高中当年计划数12.5%和14.9%,职业教育吸引力不断增强。

  为打破技能人才成长的“天花板”,赤峰将中高职进行深度衔接,推进不同层次职业教育纵向贯通。赵志刚说,中职、高职、应用型本科不能像“铁路警察”那样各管一段,要形成完善的职业教育体系。

  赤峰为市域内的中职、高职和应用型本科院校确立一体化贯通培养专业,协同制定人才培养方案。2020年,赤峰确立了中高职一体化贯通培养专业31个,中高职贯通培养人数增长157%,市域内高职专升本增长334%。除了专业对接,赤峰的中高职学校间还实行师资共享。高职学校派教师到联办的中职学校班级,作为副班主任参与中高职贯通培养专业的教学和学生管理。

  赤峰按照地缘特点和地方产业划分了4个中职专业调整区,撤销了10所职业学校的26个专业;为弥补高职专业中一产和三产类专业的不足,新建赤峰应用技术职业学院。

  赤峰市第一职业中专针对当地20余家制药企业的用人需求,专门开设医药设备检修专业,还计划开设药品生产专业,为药品生产线培养员工。该校校长杜首华说:“专业设置面向市场、面向就业后,每年招生都增加100多人。学校不再忙于抢生源,解决好就业自然能扩大招生。”

  专业发展与学生发展应该形成良性促进关系,赤峰统筹招生管理,以学生流动为专业发展提供“活水”。以前旗县区的职业高中不能跨区域招生,加剧了专业间的盲目竞争,只有学生跨区域流动,各职业学校的专业才能差异化发展。

  赤峰整顿职业学校招生秩序,建立全市中等职业学校和技工学校网上报名平台,按照市级重点专业、职普融通专业、市域内中高职贯通培养专业、普通中职专业分批次进行网上报名录取。“喀喇沁旗的学生想学畜牧兽医可以去阿鲁科尔沁旗,阿鲁科尔沁旗的学生可以来喀喇沁旗学建筑工程,每个旗县的职业高中都有优势专业,学生有了更多好选择。”赤峰市教育局职业教育科科长汪洋说。

  技能人才培养还需解决“通而不畅”问题

  通过系列改革,赤峰已初步搭建起职业教育人才培养的“立交桥”,并取得成效。但职业学校在快速发展的过程中发现,人才培养“立交桥”还存在“通而不畅”的情况,主要是升学路径衔接不畅、校企合作“冷热不均”、资金投入不足。

  职业教育“升本”困难,中职、高职、应用型本科院校的升学路径仍有待进一步畅通。目前职业学校的升学仍然存在“窄口径”,2020年,赤峰中职毕业生升学率达83%,但应用型本科录取中职学生的比例仅占学生总数的5%。

  基层呼吁,为解决技术技能人才学业成长路径不畅、高层次技术技能人才短缺问题,应扩大职教高考应用型本科的招生名额,允许跨省区招生,同时改革考试内容,要兼顾理论考核和技能实操,打破职业教育向上的“天花板”。

  如今社会对职业人才的需求日渐丰富多样,职业学校的教学内容、办学形式也多样起来,校企合作共建众创空间、实训基地、企业学院等形式,不断延伸职业学校的办学空间。

  但记者在采访中也发现,校企合作呈现“学校热、企业冷”的现象,学校迫切想培养人才、企业只想解决用工缺口,双方诉求难以统一。一些职业学校负责人表示,企业只愿意提供实习岗位,难以真正将企业引入学校或在学校内建立模拟实训环境,校企合作全凭双方自愿,无法要求企业与学校合作的形式、内容。基层建议,以政府为主导建立校企合作的长效机制,为校企合作建立法律制度保障,明确企业有承担技能人才培训的义务,并由第三方监管考核企业的校企合作情况。

  近年来,职业教育进入发展“快车道”,需加大对职业教育投入,保质保量培养职业技能人才。一些职业高中的校长说,职业教育是“消费的教育”,实训需要大量的耗材,希望切实建立起与职业教育办学规模、培养成本、办学质量等相适应的经费投入制度。(记者张洪河、魏婧宇)

分享:

责任编辑:李倩 李国栋

0100702300100000000000000111206311281378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