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观哥”的心路历程——对话新冠肺炎康复者小林

  • 2021-11-22 16:08
  • 来源: 正北方网

  小林(中)康复后给相关部门送锦旗。

    时至今日,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已近两年时间。在党和政府强有力的领导下,全国人民走上了有序防疫之路。回首往昔,新冠肺炎患者们从康复出院至今,又走过了怎样的心路历程?他们生活得怎么样?北方新报正北方网记者与呼和浩特市首批新冠肺炎康复患者小林进行了一次对话。

    高烧不退的艰难时刻

    记者:还记得自己被确诊感染新冠是哪一天吗?

    小林:记得,应该是2020年2月1日。

    记者:你是怎么被感染的?

    小林:在呼和浩特去沈阳的飞机上,我被感染了。感染者中,家在沈阳的有三四个人,家在吉林省那边的有两三个人,内蒙古这边就我一个人“中奖”了。呵呵!

    记者:突然知道自己被感染,那一刻是怎样的心境?

    小林:心里“咯噔”一下子,就相当于医生宣布你得了癌症那样的吧!我是2020年1月19日去的沈阳,那会儿我本人其实看了新闻之后已经注意这个事了。所以呢,在人们没有戴口罩的时候,我就已经戴上口罩了。当时原本以为,从呼和浩特去沈阳应该没啥事,没想到在飞机上给“中奖”了。

    记者:从沈阳回到呼和浩特之后,你就直接回家了吗?

    小林:直接回家了。回到家之后,我就开始发烧。我这人平时身体素质特别好,偶尔着凉受风了,回家喝点酒,也就扛过去了,从来也没吃过药。可这次,一直高烧不退,我就感觉有点不对劲儿了。

    记者:开始发烧的时候,家里都有谁和你在一起?

    小林:爱人、9岁的儿子、父母、姐姐都在。这时候,我就感觉不对劲儿了,立刻把儿子、父母、姐姐都送回父母家去了,就留我和爱人在家。记得送完他们,我回到自家小区大门口的时候,因为发高烧,脑袋都有点迷糊了。在家里烧了两三天,觉得这事不对,就去了离家较近的一家医院。

    记者:这时候,已经临近春节了吧?

    小林:我记得那天是大年初一,大家都忙着过年呢。当时我怕把肺给烧坏了,就想去医院输液。等去了医院之后,医院方面已经开始注意了,问我去过哪些地方,我告知去过沈阳。医生检查了一下之后,让我赶紧再回家吃点药观察两天。回家之后,我仍然高烧不退,又先后几次去医院,医生给开了点感冒药,让回家继续观察。

    记者:在家里又采取了哪些治疗措施?

    小林:实在烧得不行,我就在浴缸里放满热水蒸了蒸,结果突然感觉喘不上气了,差点死过去。这次,感觉自己都要不行了,就住进了医院。

    妻子没有被感染是个奇迹

    记者:最初住的是隔离病房吗?

    小林:这时候,应该是正月初五或初六,我好几天吃不进饭了。医生看我烧得那么厉害,就把我单独安排在了一个隔离病房。被接走那天晚上,我刚迷迷糊糊地睡着,就进来两个穿着防护服的人,开始给我做流行病学调查。问完之后,就让我收拾收拾准备走。

    记者:接到哪里去了?这会儿已经确诊了吗?

    小林:已经确诊,是被送往内蒙古第四医院。在救护车上,我旁边还坐了一个“全副武装”的防疫人员。车上了快速路之后,还路过我居住的小区。我透过车窗看了一眼自己家,当时感觉,这一眼就是最后一眼了。

    记者:确诊转院的这个过程中,你告诉爱人了吗?

    小林:告诉她了,当时家里人也马上就要被隔离。

    记者:后来你妻子有没有被感染?

    小林:她没感染,家里其他人也都没有被感染。从沈阳回来后,妻子一直陪伴在我身边,没被感染简直就是个奇迹,这可能是因为个体差异。

    记者:那你又传染给别的人了吗?

    小林:我开车拉一个同学从沈阳来呼和浩特过年,到呼和浩特之后,我送同学到他姨家,结果同学他姨被感染了。我同学两口子都感染了,他俩是在沈阳被确诊的。还有一个在承德开饭店的朋友,我从沈阳回来的时候,他非要让我去承德,结果这一见面,就把他弄成承德感染新冠肺炎第一例。这哥们后来打来电话还开玩笑说:“兄弟啊,要不是你给我的‘高光’时刻,人们还不认识我呢!”

    记者:有没有因为这影响同学朋友之间的关系?

    小林:没影响。可我一直挺愧疚。

    关键时刻能续命的是强壮体质

    记者:后来在医院怎么接受的治疗?

    小林:我确诊后住院治疗一共花费2万多块钱,其中有16000元的中药钱。这些钱全部是国家承担,自己没花一分钱。那会儿,我的舌苔特别重,负责治疗的专家每天让我发舌苔的照片。整个治疗过程,主要是中医方面花的钱多,西医方面花的钱也就输点液。

    记者:通过这次治疗,是否对中西医有了更深的认识?

    小林:以前呢,我不看好中医。后来发现中医和西医,好像马拉松和快速跑,最后都能到终点,但是中医呢,更看重整体的平衡。

    记者:治疗到什么程度时,你就觉得自己已经过了鬼门关?

    小林:确诊转院第三天,我能吃进去饭了,状态一下子就上来了。这时候,我就觉得问题不大了。其实,住院到10天的时候,就已经没啥事了。人这身体,如果真遇见一个啥情况,关键时刻还得靠强壮的体质。

    记者:确诊转院后,有没有过一个瞬间,觉得有回不去了的那种恐惧?

    小林:有!医院病房里面就我一个人,也不能出去。当时的新闻每天说的就是这边死了多少,那边感染了多少,说不害怕是不可能的。

    记者:除了发烧,还有哪些症状?

    小林:就是浑身酸疼。任何人如果是烧到39度,也自然浑身酸疼。我倒是不胸闷,听说有别的患者胸闷喘不上气来。

    记者:在内蒙古第四医院住了多长时间?出院后直接回家了吗?

    小林:一共住院19天。出院时有两个选择,一是去隔离点,二是也可以居家隔离。当时我想,就别回家了,以免让大家害怕,那会儿还天天说有复阳的呢。别等回家再复阳了,把大家都害了。于是,我就主动地去那个隔离的地方。当时,也确实挺想回家。

    没有出现后遗症

    记者:隔离结束之后回到家,邻居朋友对你还有防范吗?

    小林:有!我那会儿就不愿意跟别人在一个电梯里面,人家看到你也很害怕。我跟人家接触,也觉得别扭。最初我们单元那个保洁大姐一看见我在就不进电梯,害怕得不行。直到现在,只要是我一进电梯,有的人还是不自在。

    记者:在单位呢?

    小林:我出来没多长时间呢,单位兄弟们就叫出去喝烧酒了,年轻人还真没啥的,就是那岁数大的顾虑的比较多。最初,我很担心儿子上学受歧视,后来发现,在孩子们的世界里根本不存在这个问题。

    记者:从康复出院至今,身体上到现在还有啥不舒服的吗?

    小林:没有什么后遗症。我认为新冠肺炎就像是重感冒。一个感染新冠肺炎死的人,不是因为新冠肺炎,是因为他身体本来有毛病,就因为新冠肺炎引发了一个感冒的这种症状,然后直接或间接地把那个大的病也引发出来了。

    记者:经历了新冠肺炎之后,对生命的态度有没有发生一些变化?

    小林:以前我这人爱走爱溜达,爱玩,去外地的次数太多。受此影响,现在也不敢到处瞎跑了。一直以来,我都认为眼前的才是最重要的,明天的事情谁知道呢?就是活在当下。经历了新冠肺炎之后,就更加坚定了这个观念。应该怎么笑得开心就怎么来就行了,认真地做好你的工作,认真地过好每天的生活,善待身边的每一个人。

    对祖国有了非常特别的亲切感

    记者:你怎样看待中国力量?

    小林:这次是真的能感受到我们国家确实能集中力量办大事。感染新冠肺炎后,突然对自己的国家有了非常特别的亲切感。

    记者:从感染新冠肺炎到现在,你内心感触最深的是什么?

    小林:自由比啥都重要!被封闭了那么长时间,才懂得了这个自由最重要。另外呢,人赚到的东西不要拿金钱衡量,一定是拿快乐去衡量。

    记者:作为过来人,对现在的新冠肺炎防范你觉得哪些更重要?

    小林:防患于未然特别重要。在以前,对洗手这一环节还真是不注意,现在回家就先把手洗了。

    记者:一旦被感染了应该怎么办?

    小林:那就要有一个好的心态。如果被感染,最坏的结果也就无非是去“那边儿”了。如果非去“那边儿”不可了,该咋去?快快乐乐地去,忧忧郁郁地去,还是哭哭啼啼地去?你要选择一种。最终极的,是你被治好,时间长一点或者时间短一点,无非就是这些事情。

    记者:你在治疗过程中一不小心成了网红,还被网友们称为“乐观哥”。

    小林:我平时也玩抖音,但没那么火。当时觉得,城市被封由你而起,虽然不能怪你,但毕竟你是有责任的,责任是跑不了的。那就尽量弥补嘛,最起码,我坐病床上告诉大家真实和现实,总比让人们道听途说要好得多。

    记者:现在回头看看,对于那些被你传染的人有什么想说的吗?

    小林:抱歉。被你传染就是有你的责任在,不回避责任。你自己知道这事不怨你,但还是有责任,你要自己去承担。以后来日方长,点点滴滴去弥补吧。

    记者:康复之后给医护人员送了锦旗?

    小林:医护人员、地方政府,我都给他们送了锦旗,这是发自内心的感激。你引发了一个公共事件,这些人因为你没有过好年,正月十五也没过上,和妻子家人分开这么长时间,跟孩子也好长时间见不着,你能做什么?还是要感谢,让他们的付出有所回报。

    记者:如果因为疫情需要你冲锋向前,你会冲上去吗?

    小林:这个没问题。我要不上班我还真就想当志愿者去了,因为我经历过就不再那么害怕这个了,能帮着做啥就做点啥呗。

分享:

责任编辑:徐红梅 李国栋

01007023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80879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