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书奇谭》到底奇在哪里

  • 2021-03-12 17:15
  • 来源: 光明日报

  动画电影《天书奇谭》图片

  诞生了近四十年的动画电影《天书奇谭》,至今被人们视为国产动画电影的经典之作和里程碑之作,在豆瓣上评分高达9.2。

  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1983年出品的动画电影《天书奇谭》,将文学名著、传统水墨艺术、传统造型手法,戏剧艺术等中华优秀传统艺术熟练运用其中,可以说充分展现了创作者的文化自信,对我们今天的创作者依然具有借鉴意义。

  《天书奇谭》改编自神魔小说《平妖传》,为了适合儿童观看,剧组在动画创作中大胆创新。编剧采用了颠覆性的“串烧”方式进行剧本编排,将许多中国传统民间故事融汇在一起,创作出以蛋生、袁公和三只狐狸精为主角的故事。导演钱运达大胆放权,画面“怎样有趣就怎样来”。改编创作出的动画电影具有小说的故事性和戏剧性。

  在以文学名著为题材的剧本创作中,主题往往是邪不压正,从惩恶扬善的剧情中展现出坏人得到惩罚,好人得到好报的结局。《天书奇谭》也是如此,故事颂扬蛋生的英雄气概和袁公的凛然正气,邪恶的狐妖最终受到惩罚。但讲述的故事并不枯燥,而是在异趣横生的故事中逐渐流露出惩恶扬善的主题,寓教于乐,真正达到了观众喜闻乐见的效果。

  角色造型在动画电影中不仅是视觉体现,从角色的造型中还能体现出文学、美术等多学科知识的综合展示。角色造型是将电影剧本中的文学语言视觉化,将抽象描写的语言具体化为图形样式,是角色造型师设计的角色与观众期待的角色产生共鸣的形象。

  《天书奇谭》塑造了蛋生可爱娃娃的动画形象,妖狐、县官、方丈与和尚等角色也都特色鲜明,让人过目难忘。在设计主角蛋生的形象时,参考了京剧中娃娃生的造型,圆圆的脸蛋上三根眉毛,加上月牙印,别有一番味道。健硕的身体套上简洁的成人装束,腰上系红色腰带,寓意蛋生具有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英雄气概。蛋生壮实的身体也为结尾蛋生战胜三只狐妖埋下了伏笔。

  《天书奇谭》美术设计采用了民间壁画与传统建筑的造型风格,场景绘制通过色彩的浓淡来展现虚实,解决了单线平涂的绘画方式带来的弊端,使场景具有了立体感与层次感,丰富了场景的画面效果。传统建筑风格在场景中无处不在,皇宫建筑中出现的瑞兽、瓦件、藻井、琉璃等一应俱全,青白石底座饰以金碧辉煌的彩绘以及孔雀绿、宝石蓝等五彩缤纷的琉璃,全方位展现建筑的特色与艺术特点。片中园林里面的苍松翠柏、楼、阁、亭、假山掩映其间,优美而恬静,展现出了知府大人奢华的生活环境,可以说剧组的场景设计师们将传统建筑原滋原味展现出来,体现出场景设计师精湛的手绘技艺与别具匠心。

  音乐编配方式采用民族乐器与西洋乐器结合。《天书奇谭》中对表现妖狐的音乐设计是颠覆性的,作曲家加入了电声乐队,这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具有超前意识,为突出黑狐妖而营造神秘恐怖的氛围,用电子音色模拟低沉的恐怖声音。不同的故事场景与角色运用不同的音乐,蛋生出场的音乐是轻松活泼的,与前面的神秘气氛的音乐形成强烈的对比。民族器乐与民间歌曲中浓郁的民族韵味是体现动画电影民族特征重要的一面,增强了动画电影背景音乐丰富性,在民族乐器编排过程中,加入西洋乐器,将民族乐器与西洋乐器混编,弥补了民族乐的音色的单一性。

  当下,中国动画电影要在国际上掌握话语权,还得从自身来寻找答案,特别是在互联网时代,更需要强调文化产品的传统文化体现以及社会责任感。动画电影要以经典动画IP为核心知识产权,形成高质量的文化产品,围绕主流价值观,加强动画电影的选题规划和文化内容创意多维度创作,形成传播传统文化的强大声势。同时理顺动画电影的民族艺术脉络,展现传统民族文化的魅力,继承“中国学派”动画的优良传统。《天书奇谭》依然能为我们提供许多启示。(陈强)

分享:

责任编辑:杨腾格尔 李国栋

010070230010000000000000011120531127203495